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gamyygh.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漫威世界的近战法师》最新章节。

所应有的力量水准,甚至达到了天启者的层次。而这代价也太大了,大到哪怕以蓝靖礼这样的准传武者都无法承受。他还没有死,他的‘胸’膛还有呼吸之时所产生的下浮动。然而,晨宁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蓝靖礼的生命之火,正在慢慢的熄灭。可晨宁却连哪怕前去将那个男人扶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身体没有受到过什么伤害,但是灵魂的创伤却太过严重,甚至威胁到了他的生命。耗尽了仅仅剩下的那么一点点魔力,驱动自身的心灵异能来修补灵魂的创伤,可这么严重的创伤,根本不是这一点儿魔力所驱动的心灵能量可以养的过来的。

晨宁现在只能保持着自己的意志清醒,不会睡死过去,连站起来都已经办不到了。(。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小說://。

他们两个,取得了迹一般的胜利。准传盾战士索罗娜,顶尖超凡水准的夺心魔术士,两个同样是顶尖超凡水准的心灵武士,这样的阵容,绝对算得是一个强大的小队。这样的队伍,除了打天启者或者传生物,任何的敌人作为他们的目标,都难逃一死。而晨宁和蓝靖礼两个人,面对这样的一个队伍,不仅仅取得了胜利,甚至都没有让任何一个敌人逃掉,全部杀死在了这里,这是相当难得的事情。

然而,看看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样子,知道他们为胜利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了。晨宁灵魂受到重创,他只能竭力的维持自己不会魂飞魄散。也许给他几个小时的休息和恢复,他能够靠着自己将这种灵魂创伤修复到起码能够让他能够正常行动的地步,但想要短时间恢复行动力,那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了。而蓝靖礼更惨,他现在已经陷入到了濒死的昏‘迷’状态当,而且身体的状况还在急剧的恶化着,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在了这个强壮的拳术大师身。

他们二人,近乎是跟索罗娜带领的夺心魔小队同归于尽了。索罗娜和夺心魔们已经死了,而他们两个也都离死不远,想要创造迹这种事情,那是一定需要付出代价才有可能的。(

而此时,脚步声响起,一个在此前一直被所有人都忽略的身影准确的说,是一双高跟鞋,出现在了晨宁的视线范围之内。他费劲的抬了抬头,脖子向仰,将视线抬高了一些,看到了这个高跟鞋的主人卓尔‘女’牧师,娜塔莉。

这个‘女’人在此前的时间里面,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战斗开始之前,晨宁和蓝靖礼刚刚一发现索罗娜的时候,娜塔莉正在对着她发现的那一块儿记载着伊连康安家族专用暗语魔纹的石头进行研究和破解,而在战斗开始之后,她也并没有受到什么‘波’及,三个夺心魔的目标都在晨宁的身,索罗娜的目标也在蓝靖礼的身,完全没有任何一次攻击,是落在她的身的,甚至连靠近她的、能够产生威胁的都没有,除了战斗的余‘波’,不过,娜塔莉好歹也是个高阶牧师,算实力有些不济,怎么也不可能被一点点余‘波’给‘弄’得很惨。但是,当晨宁和蓝靖礼两个人跟对手们拼到刺刀见红,也没有看到这个‘女’卓尔有前来帮忙的迹象。可这个时候,当蓝靖礼生死不知、晨宁全身无力的情况下,这个‘女’人却突然走了过来。

晨宁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娜塔莉,脸没有什么特别‘激’动的表情。现在,如果娜塔莉想要杀他,基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连抬起头,看这‘女’人的脸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做得如此之费力,更何况是与其战斗了。确实,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有着一张双方用灵魂忧签订的契约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凡晨宁现在的状态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他都不会担心娜塔莉会有不轨之心,只要对方违反了契约规定,那么他只需要一个意念,可以让娜塔莉生不如死。但是,他现在却办不到这一点。

只要娜塔莉发动了攻击,那晨宁是必死无疑。而只要娜塔莉不发动攻击,那她等于还没有违反契约的规定,于是晨宁不能拿她怎么样。

这对于晨宁来说,近乎是一个死局了。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怪在刚才的战斗当表现的不够好?那简直是笑话,他在刚才的战斗当,已经竭尽所能的做到了自己所有能够做的事情,在相同的力量层次水准之下,晨宁没有恶魔心脏的帮助还能单独以一敌三将他们全部杀光,没人能说他表现的不够出‘色’。

那么,怪当初契约签订的不对?这种近乎于平等的契约不可能做出太苛刻的规则。而如果签奴隶契约的话,娜塔莉恐怕宁愿去死都不肯签。

可以这么说,当索罗娜带着三个顶尖超凡水准的夺心魔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此刻这种局势,已经是晨宁能够争取来的最好的了。最少,他和蓝靖礼暂时还都活着,虽然他们两个人‘性’命都可以说是捏在娜塔莉一个人的手,但至少要两个人一起变成尸体要好的多。而现在,看娜塔莉到底打算怎么做了。

晨宁看出了娜塔莉的脸的神情有些犹豫,但他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望向‘女’卓尔的眼神仍然是那么的平静。他现在是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而算是有,他也不打算说什么,一切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那么愚蠢了。

娜塔莉抬起了手,神术的力量开始在她的手聚集。晨宁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闭了自己的双目。下一刻,一股神术能量及身,他的灵魂也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刺痛。

然而,这并非是神术的伤害。恰恰相反,这是从娜塔莉手涌出的神术力量,正在修复他的灵魂之时,所必然而然会产生了痛苦。虽然这让晨宁头痛‘欲’裂,可他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那脆弱的、濒临崩溃的灵魂,正在被拉扯在一起,聚在他的身体之内,灵魂之的创伤,也以不算特别快,但至少他自己用已经枯竭的心灵异能慢慢修复要快的多了。

晨宁睁开双眼,灵魂在快速被修复的过程当所产生的痛苦,让他本来毫无血‘色’的脸庞变得更加苍白了。但这种痛苦,却会带给他力量,至少,他有说话的力气了。

张开嘴,晨宁所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要感谢你自己没有那么愚蠢。”

娜塔莉维持着手这治疗灵魂创伤的神术,撇了撇嘴,道“都成现在这样了,还敢出言不逊!”她显得有些气恼,手的神术力量不由的又加大了几分,修补灵魂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而晨宁自然也不得不承受更大的痛苦。

这‘女’卓尔真记仇。

幽暗地域似乎永远都是这么谧静。。如果没有那些面目狰狞的地下怪物,没有卓尔、夺心魔、灰矮人、地底侏儒这些生物之间的相互厮杀的话,这无疑是个美好的世界。

嶙峋的怪石,比地上世界那些堪称旅游胜地的‘洞’‘穴’要美上千倍万倍,这些看似随意摆放,但却又暗合某种特别的韵味而分布的、形状迥异的石头,在月光菇的盈盈之光下是那么的奇妙。在一片地底胡泊旁,造型奇特、表面光滑的钟‘乳’石,好像一片倒长的林丛一般,反‘射’着月光菇的幽光。偶尔从细长石尖落下的水滴,砸在地上或者小水塘上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在谧静的环境之中,仿佛被敲响的钢琴高音键一样动听。

晨宁靠着一块儿从地上隆起的、长得跟一匹马有点儿神似的石头上休息,蓝靖礼就躺在他的身旁。这片地下胡泊,距离他们方才遭遇到索罗娜和夺心魔的‘穴’居人村庄已经有两个小时以上的路程了。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恢复了行动能力,这两个小时的路程,他都是靠着自己的两条‘腿’慢慢走过来的。在这行走的途中,他也尽力的将自己的魔力恢复到了四成左右,为此,他还付出了两瓶高阶法力‘药’水的代价。能够恢复四成的魔力,也还算是不错,只不过,他最为依赖的恶魔心脏的力量仍然在沉寂当中,看来不经过彻底的休整恢复,是别想能够动用起来了。

不过,晨宁在战前所受到的最大的伤害,还是来自于灵魂层面上的,他的**其实一直都是处在比较良好健康的状态当中。所以,当灵魂的创伤被修复了之后,再加上四成的魔力恢复,他也还算恢复了一定的战斗能力。当然,肯定不在巅峰,再碰上两三个之前的夺心魔那种拥有顶尖超凡实力水准的敌人的话,肯定是要完蛋的。不过,如果这种级别的敌人只有一个的话,没准儿还有战胜的机会。

可相比之下,蓝靖礼的状态就差得多了。娜塔莉在帮助晨宁修补了灵魂创伤之后,也给他做了一番紧急的治疗。但是蓝靖礼的伤势,可要比晨宁严重得多了。不仅仅是体内的纯白真气几乎完全的陷入枯竭之中,他的身体也在承载了他原本不可能承载的力量之后,受伤很重。他体内的经脉几乎破损到没法看了,多处肌‘肉’完全断裂,危在旦夕。娜塔莉虽然是个牧师,也拥有一定的治疗能力,但作为一个信仰血腥‘女’神安达利尔的牧师,她的治疗能力远远没有她折磨她的敌人的能力强。

好在是,在血腥‘女’神所教导的神术当中,有相当的一部分是用于在灵魂上的折磨的,这让血腥牧师也有一定的针对灵魂层面上可以使用的神术手段,虽然大部分的神术能力都是用来进行攻击和伤害的,但是治疗和修复方面的能力,虽然不多,但也还算是有,这至少让她在面对晨宁破损的灵魂的时候,有一定的应对能力。然而,对于蓝靖礼可就没有那么好了。对于拳术大师所受到的沉重的伤害,她所能够做到的,仅仅也就只有让他脱离生命危险而已,甚至醒都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

从受到袭击的‘穴’居人村庄到这一片地底胡泊的路上,都是娜塔莉召唤出的一头地下盲牛,背着蓝靖礼走过来的。

“唉。”晨宁叹了口气,感觉前途未卜,一抬眼,看到去湖边取水的娜塔莉回来,问道:“我们现在距离你破解出来的伊连康安家族的真正藏身地还有多远?”

娜塔莉将手中皮革鞣制而成的水囊,递给晨宁身旁,一边看着他大口喝水,一边说道:“正常的话,可能还要走上三四个小时。不过……”

不用她继续说,晨宁就知道这个‘不过’后面的内容是什么了。他现在还好,恢复了战斗力之后,起码赶路是不成什么问题了。然而,蓝靖礼却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拖累。带着昏‘迷’不醒的蓝靖礼的速度,显然是不能按照正常的行动速来计算的。为了让他能够拥有一个平稳一点儿的环境,只能用盲牛这种速度虽然慢,但胜在平稳的特殊召唤兽来背负他。因为,如果为了追求更快的速度而太过颠簸的话,可能会让重伤的蓝靖礼在这种颠簸之中伤势更加恶化,甚至直接死掉也不是没有可能。

盲牛的速度很慢,在行动当中,晨宁和娜塔莉就不得不也减慢自己的速度慢慢走。这样一来,别说三四个小时能够到达目的地了,翻个倍,七八个小时都是很乐观的估计。

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晨宁总不可能把蓝靖礼扔在这里任他自生自灭吧?他再度叹了口气,然后道:“那就赶紧走吧,别在路上耽搁时间了,我需要尽快的能够跟你们伊连康安家族的高层会面,但愿你们的家族现在还有足够的力量在凡林城的灾难当中留下来。”

娜塔莉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你和蓝靖礼的样子吧,你们都已经成这样了,还对我们家族挑三拣四。”她有理由不爽。之前,晨宁和蓝靖礼两个人状态最危机的时候,她原本有两个选择。一就是像是现在这样,将他们两个人给救起来,二则是趁虚杀死晨宁和蓝靖礼,反正她自己已经破解了暗语密码,可以自行找回家族的隐藏地了。当时,晨宁并没有什么把握,这个‘女’人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然而,当下这种救人的做法,不管是对于晨宁他们而言,还是对于娜塔莉和娜塔莉的家族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很显然,耀光公会需要卓尔这个地底世界的原住民种族来帮助自身在幽暗地域站稳脚跟,来与入侵的时空管理局对抗。而对于卓尔们来说,他们想要夺回凡林,赶走夺心魔,甚至是对付很有可能已经从封印之中解脱出来的千眼魔神克鲁苏,仅仅凭她们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她们同样也需要耀光这样的外援。这是一件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事情。

小說网

卓尔‘精’灵这个种族当然算不什么善良,跟他们那些在地表的表亲们完全不能。--····蛧·首·发地表的层‘精’灵高贵而优雅,森林‘精’灵冷漠而神秘,草原‘精’灵热情而好客,但无论这些地表‘精’灵们的种族特‘性’是什么样的,总归有一点在他们的心几乎是不变的那是善良。

当然,这个善良说的是整个种族在大方向的阵营偏好,至于具体到个体来说,那跟人类一样,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不过,从整个种族的阵营偏向而言,‘精’灵们在历次的世界大事件当,无疑都是坚定不移的站在善良阵营这一边的,几乎没有哪一次列外。

至于卓尔……那几乎是恰恰相反的。他

们崇拜血腥,政治斗争‘激’烈,且充满了‘阴’谋和杀戮,这群堕落的‘精’灵们,几乎是邪恶的代名词了。

只不过,跟恶魔那种极致的‘混’‘乱’和极致的邪恶不同,卓尔们至少是讲规矩的。她们拒崇尚血腥和‘阴’谋,并且以此为荣,但是在表面,她们仍然会保持一副冠冕堂皇的模样。这一点,如果谁能有幸参与过凡林城的统治层会议的话,能够窥知一二了。一个个卓尔们表现的庄严而肃穆,且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按照所谓的法典讨论着城市管理的问题。但这一切只不过表面的现象而已,在这冠冕堂皇的会议结束之后,卓尔‘精’灵当的那些掌权者们,马又会命令自己的下属们,开展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争权夺势。谁要是把明面的那些说法当真,那么算死了也会被人视作愚蠢而嘲笑一辈子,诚实、善良这些美德,永远跟卓尔沾不什么边儿。

但卓尔们绝对不傻。想想都知道,一群整天玩‘阴’谋诡计的人,脑子怎么会不好用?

第一时间更新《漫威世界的近战法师》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权臣有位逃妻

第四结界

大佬的小青梅又拽又飒

小心龙

一念恨一念情

水无影

九阳神功

南真

南麓读音怎么读

里恩书生

酷到掉渣的野性酷句

艺瑾天使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